返回

千路千灯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一章
    国师大人终于步覆蹒跚的来到了皇帝的寝宫,谁知转机就被皇帝出来的这句话,给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皇帝心中的疑虑一没有得到解决,这股子问题在他的脑海里发酵的越来越大,甚至隐隐已经夺去了他的神志。    国师眼见此时再也没有自己插嘴的机会,在自己心里长叹了一声,转头就想如何让那位丫鬟把这个消息给带到公主府去。    “国师,这件事情一定要隐秘一些去做。”皇帝紧紧的抓住他的手:“如今睡不着,不如趁这个机会去抓住这个问题的关键。”    禅子点零头,表面上十分恭敬的恭维道:“陛下的是,这件事情有关于皇家的血脉还是要理清楚为好,不过今日时间已经很晚了,例假就先休息一番,我们明再来调查。”    皇帝紧紧地抓住他的手,十分坚定地摇了摇头。    “若是要查这件事情的话,就绝对不能让元曦知道,她和老四一向感情比较亲密,这件事情还需要背着他偷偷的去完成。”    皇帝眯一下眼睛,重新想了一下,似乎在这件事情的时候想到了在东宫里的那位太子。    “现在我就去招一条密集的信息出去,让太子偷偷摸摸地过来。”    皇帝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自己蹂躏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迹,她越来越焦躁不安。    国师听到他突然这般的致辞,心里本就不舒服,如今突然惊讶了起来,反口问道:“陛下,难道你要让太子殿下去调查四皇子吗?他们可是亲兄弟啊,如此一来,太子殿下的可信度其实并不比公主殿下的高出多少。”    国师循循善诱地哄骗到:“公主殿下揉中手筋握着兵权,不就是因为陛下觉得公主殿下不会是任何一方的力量吗?如果是太子成为了皇帝,于公主来也只不过是一个君王罢了。”    “若是这一次的身世,原本就是有讹传讹的传言,岂不会伤了公主和皇子之间的和睦?”    蝉子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诉道:“陛下,按照各位皇子公主的母亲来,四皇子和太子殿下既是在朝堂之中的正比,又是同出一包的亲生兄弟,可是公主殿下却对二人并没有什么血脉上的相邻,他们除的都是陛下的孩子,其他的基本上就没什么关系了。”    “更何况朝堂之上,人人都传言是四皇子和公主殿下的关系十分的亲密,他们二人之间又没有什么其他的传言,之所以亲密不过,就是因为当年公主殿下在边境灾难的时候前去接她的,是四皇子罢了。”    “倘若那个时候去接他的不是四皇子,而是如今的PETS,或者是已经故去的三皇子,应该是和如今是一个情况的,据此陛下就可以知道,并不是二人感情和关系有多么的亲密,而是因为公主殿下是一个恋旧的人,所以一心想着如何报萧霜华从前的恩德”。    皇帝听到了他这句话,真一时觉得自己的的确确像是冤枉了自己的儿女们,不由得反扣住他的手:“你的对,你的对这些肯定是有心之人刻意前来的一种谎言,就是想要让朕和这些孩子们关系开始分崩离析。”    眼看一切就要引入正轨之上,国师立刻反反复复的捏紧了他的手:“所以陛下在做事情之前一定要三思,不要让让逞,就皇子公主们之间的情谊。”    皇帝坚定的点零头,半晌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扭过自己的头连额头上的汗珠都坠落了下来。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位皇帝陛下居然如此紧张紧张的,他额头上居然密密麻麻的浸出了一份汗珠,在他原本就有一些肥硕和肿胀的面盆上来,就像是猪头上刚刚被人清洗了一分,马上就要下锅蒸煮一番是一个模样。    他的头颅上泛着一股子血色,就像是被人强制勒出来的,即将要窒息的颜色,应该是这话之间情绪太过于激动而导致的。    可是国是大人十分敏感的,从这位皇帝的身上闻到了一种十分巧妙的味道,这巧妙就巧妙在这,丹药就像是他身上的味道一般,而那丹药里最能夺人心智的一味药就是曼陀罗。    这个味道到底像是自己在研制丹药的时候闻到的,有关于曼陀罗本身的那种香味,一般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药力又挥发到了何等的地步,只能尽自己所能勉强维持着这位帝王如今的精神状态。    亢奋亢奋了,他整个脸上都积上了一层血色,久久的无法沉淀下来,脑子里胡思乱想的那些东西好像都已经当成了真,办上之后,国师紧紧的握住了皇帝的手,从皇帝的眼中看到了一抹似是还非的神色。    “朕朕不只是他一个女儿,还有其他的女儿的!”    皇帝在地上挣扎了两下:“我记得我还有一个女儿是刚刚嫁过去,现在你立刻让进和进来,我要见那个女儿,让这个女儿带着她的父母前来皇宫一趟。”    国师在自己的心里大叫一声不好,虽然这位皇帝陛下如今心智不明,不过就是因为他心知肚明又死死的想着有关于四皇子身世的问题,所以反而在这个时候快速的想到了他以为的解决问题的最好的办法。    皇帝把心底里笃定了自己的这位手握兵权的公主肯定会和四皇子游览,所以不忍心占用他的力量,或者是根本性不够,用他的力量出去调查,反而言之启用了自己那个自从出嫁后便不怎么得宠爱的公主。    如今这潮中都有明显的规矩,除了对外核心之外,所有的公主嫁出去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