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兴风之花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二十九章 近之不逊,远之怨
    马政身为降王,一直住在皇宫东面的台城。
    台城原是东吴苑城故址,由孙权所筑,之后东晋重臣谢安主持改建,定名建康宫,历经南朝宋、齐、梁、陈,乃是多代皇宫。
    后来隋灭陈,将壮丽的建康宫殿群彻底夷为平地。
    南唐前朝于原址之上兴建金陵城,南唐取而代之后,恐怕觉得这里气运晦暗,于是另起炉灶,修筑起现今的皇宫,并改金陵为江宁。
    台城宫殿群并未完废弃,命名为七福院,用以安置俘虏的敌国之宗室,比如闽王马政。
    看似优待,其实当真不是什么好地方。
    马政被封为羽林大将军之后,仍旧居于七福院之中,受到的限制相对小上很多,他对受尽屈辱的王后及一众嫔妃难免生出心结,甚至算得上骨鲠在喉。
    另外,闽王后的遭遇使她的确不再合适以马政夫人的身份示众,更无法服众,那么另择一位夫人迫在眉睫。
    南唐方面,自然希望马政迎娶一位南唐的贵女,当然八成是宫娥奴婢之类,册封一个看似高贵的身份而已。
    闽国方面,包括马玉颜在内,强烈希望马政迎娶一位出身闽地世家,身份高贵清白的少女。
    然而,这样一定会引起南唐皇室及南唐朝野的强烈疑虑。
    无论是马玉颜选中了闽中连氏,还是马政看上了连氏,只能去求风沙设法予以政治上的庇护,使这场敏感的联姻不至于造成严重的后果。
    风沙在马玉颜身上有着重大的利益,对闽地则有着重大的企图。
    他十分希望通过这场联姻使闽王室与闽地本来被割断的联系重新勾连。
    届时,闽王室对闽地不再仅仅是“千丝万缕”的影响力,连家在地的势力将成为闽王室重回闽地的前哨站,实打实的伸手进去。
    连家也能够打着闽王室的旗帜于闽地收揽人心,扩张势力。
    对闽王室对连家乃是双赢的局面,对风沙来说更是大赢特赢。
    所以他愿意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庇护这桩婚事,哪怕会因此欠下一把大人情也在所不惜。
    对于连氏个人来说,这并非一桩好婚姻,马政也的确并非良人,奈何这场联姻的政治意味极其浓厚,她个人的意志无足轻重。
    风沙默不吭声,连氏急切道:“奴家多方打听,方知风少对闽国遗民庇护有加,玉颜公主更是对风少言听计从……”
    风沙打断道:“流言不足为信,我不过一介闲散人士,和玉颜公主有些交情罢了,远远谈不上什么言听计从。”
    连氏蹙眉道:“只要你能说服马玉颜,我保证不会让你白忙活。”
    风沙笑而不语,觉得连氏不但幼稚,而且实在拎不清。
    连氏对他的态度极为不满,话语尖刻起来:“实话告诉你,我在南唐有很多朋友。贵国正在谋求南唐册封,你不希望有人帮倒忙吧!”
    风沙委婉劝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连小姐找我,无异于缘木求鱼。”
    连氏顿时一窒,恼羞成怒的道:“如果柔公主知道是你导致求册封遇麻烦,你觉得她是否会放过你?”
    风沙耸肩道:“请便。”
    他惯常与聪明理智的人打交道,却也知道更多人并没那么冷静理性,任性无知才是常态,与之解释争辩是浪费时间。
    连氏粉脸涨起怨恨之色:“你这是什么态度,瞧不起人吗?当我不知道是你买通内宦,把那些贱妇从宫里偷运出来?这是灭九族的死罪知道吗?”
    风沙微微皱眉,有些事可做不可说,连氏太没分寸。
    连氏见风沙皱眉,反而娇笑道:“知道怕了?如果我去告上一状,你和马玉颜,还有马政,部吃不了兜着走。”
    风沙淡淡道:“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连小姐慎言。”
    这女人没见过老虎咬人,还以为自己能把老虎打死,甚至吓死呢!
    只能说无知者无畏。
    “想要我不乱说话,可以啊!我不要嫁给马政。”
    “容我考虑一下,连小姐请回。”
    连氏非但不肯走,反而迈前一步,逼视道:“我现在就要听个准信。”
    风沙不想落到直面泼妇的境地,实在丢不起那个人,敷衍道:“也罢,我回去找马玉颜说道。”
    连氏自以为把柄在握,得意的得寸进尺:“现在就去。”
    风沙垂目道:“我还有点事。”
    连氏怫然不悦:“什么事比我的事更重要,你走不走?不走我……”
    话语忽然顿住,赵茹带着她的小婢女走了过来。
    赵茹仔细打量着连氏,脚步加快了些,冲风沙道:“让您久等了。”
    风沙笑了笑,拉着赵茹转身面湖,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闲话。
    赵茹那个小婢女瞪着圆眼睛站连氏面前拦着。
    连氏几次插不上嘴。
    过不一会儿,授衣归来,瞧见当下的情况,不动声色的又拦了一道。
    连氏的脸上仿佛可以刮下一层霜花,偏得一个巴掌拍不响,有气都没地方撒,只得冷哼一声,悻悻然地离开。
    风沙扭头瞟了一眼,向授衣使了个眼色。
    授衣微不可查的点点头,快步跟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