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兴风之花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二十八章 招蜂引蝶的风少
    当初风沙故意让武从灵随韩晶的船回到王萼身边,其实是方便韩晶交好武从灵,建立一个与王萼沟通的渠道,韩晶可以通过武从灵设法影响王萼的决策。
    韩晶之后传来的密信表明,武从灵做的还不错。
    具体影响其实难以衡量,王萼成功在时限之内占据潭州则是既成事实。
    升天阁、三河帮和不恨坊在潭州庇护了一大批亲隐谷的高官,使他们免遭四灵和王萼的清洗,风沙立刻在东鸟拥有了举足轻重的势力。
    这份势力并非仅属于风沙,属于他和云虚一起撑起的七人核心组织。
    另外,以潭州府一大批产业作为抵押换来的巨款也不用还了。
    因为这些不再是借款,而是保护费。
    这份好处全部属于风沙。
    风沙只看结果,不太关心过程。
    既然结果成功,他赚大发。
    那么,武从灵不但有功,而且功莫大焉。
    尽管之前和武从灵有些不愉快,风沙不会放在心上,反而还要大力奖赏。
    不光他要重赏武从灵,目前是云虚掌总,所以云虚也要予以重赏。
    当然,这些还得等韩晶正式抵达,厘清收获之后才能实施。
    无论赏人或者被赏,都会令人愉悦,风沙现在的心情就很愉悦,不知不觉绕过凹湖弯到了对面湖岸。
    那位陈小姐已经清醒,从头到脚湿漉漉的,双手掩面哭泣,瞧得狼狈可怜,偏得无人问津。
    本以为出手救人的武从灵也不在旁边。
    赵茹偷眼打量着风沙的神情,小声试探道:“瞧着怪可怜的。”
    她心里跟明镜似的,陈小姐惹了惹不起的人,这种事情她见多了,早就见怪不怪,不知道风执事惹不惹得起,所以抛了句万金油的话。
    如果风执事无力英雄救美也不至于难堪,如果愿意帮忙正好可以接话。
    风沙偏头道:“把她扶去车架裹伤,顺便换身干净的衣服。”
    授衣嗯了一声,过去安慰搀扶。
    附近诸人接连望来,不禁窃窃私语,又纷纷回望周嘉敏,看她会有什么反应。
    当然不会有任何反应。
    陈小姐夫人情绪很快平复,在授衣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过来,垂首道:“谢谢公子,给公子添麻烦了。”
    风沙随口道:“快去吧!春寒水冷,小心着凉。”
    两女走远之后,赵茹笑道:“风执事心肠真好。陈小姐从前很清高的,姐姐有次想搭话,没能搭上,回来还哭鼻子了呢!”
    尽管赵茹没出恶言,风沙还是听出弦外有音,恐怕不光没搭上话,还受了些羞辱。
    风沙柔声道:“以后不会了,柔公主尚有些面子,之前也是委屈你们了。”
    作为使团的眷属,要随之出席很多场合。
    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搭关系,使团官员去搭各家的显贵,使团的眷属则去搭各方显贵的眷属。
    辰流国小,本就没什么地位,加上至今还没得到南唐的正式册封。
    尽管云虚设法让使团混进了绣山坊,弄了个驻地,实际上辰流使团在南唐的官方层面就是草头使团,地位相当之低。
    赵夫人身为堂堂正使夫人,都被拉去过堂受刑,甚至关到牢里受罪,其他人的处境可想而知。受得委屈大发了,可不止是受人冷眼的问题。
    凰台宴会之上,李泽为此挨桌道歉,之后钟皇后亲自宴请赵夫人于中宫,辰流使团的悲催处境才得以逆转。
    赵茹甜甜笑道:“都是大人们努力争取,我们下面人才有了面子,风执事的功劳肯定不小。如今大家走出去也能昂首挺胸,连奴家都收到了好几份请柬呢!”
    风沙随意笑笑,转着视线到处找寻,始终没找到武从灵,倒是看见凹湖弯对面一个样貌普通,装束绝不普通的青年正和周嘉敏赔着笑、说着话。
    武从灵居然带着侍女跟在他的身边,稚嫩的娇容木无表情,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看着像是很恭敬,实则根本心不在焉。
    赵茹一直留意着风沙的视线,刚才风沙夸她是万事通的话,她牢牢记住了,忙予以介绍。
    “别看这位张泪张大人年纪不大,其实是南唐礼部的高官,我们使团收到的诰书都是他亲笔起草的。另外他还曾是郑王府的外执事,和风执事您一样呢!”
    风沙哦了一声,眯着眼睛打量。
    李泽现在受封吴王是为太子,之前一直封为郑王。
    郑王府的外执事其实就是李泽的首席幕僚,就像他名义上是柔公主府的外执事,实际上也是柔公主云虚的的首席幕僚一样。
    府外执事非心腹不可为,府内执事也是心腹,不过是太监。
    总之,官阶不高,地位很高,能够参与众多机密之事,也是夺嫡的操刀之人,起码也是之一。
    难怪对周嘉敏那么毕恭毕敬,显然对李泽和周嘉敏的关系也是知情之人。
    赵茹瞧着武从灵想了半天,羞赧道:“奴家不认识张大人身边那位小姐。”
    风沙不动声色道:“你过去听听他们说些什么,不要惊动。”
    赵茹微怔,旋即点头道:“奴家这就去。”
    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