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兴风之花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云卷风
    风沙叹了口气:“我说小美妞,你又找我要什么?”
    小美妞是他给云虚起的昵称,当然只有他敢这么叫,换做另外一人,保管立马被云虚割掉舌头。
    如今唤来,等于同意恢复两人的关系。
    云虚俏脸上露出些许微不可查的羞涩,不过转瞬即逝。
    人往风沙靠近了一点,肩侧轻轻碰上他的肩侧,柔声道:“血洗东鸟使团的事,你要认。”
    虽然被一个大美人亲密的挨着,风沙偏偏没有任何旖旎的感觉,苦着脸点头。
    “我那三弟最近有些不安分,你帮我看住他。”
    风沙犹豫少许,缓缓点头。
    “看住”一个普通人当然很容易,“看住”一个王子就麻烦了。
    “不让你白做。”云虚微笑道:“宫青秀和她身后这伙人就送给你了,我保证有人会全力协助你的。”
    有好处总比没好处强,风沙继续苦笑,也没傻到去问那人是谁。
    这个小美妞想说就会说,不想说问她也不会说,反倒给人家讥讽的机会。
    云虚满意点头,盈盈起身:“一码是一码,之前欺辱我的事,我会牢牢记着。”
    风沙忽然笑了起来,双瞳幽芒激闪:“放心,我会让你记上一辈子。”
    云虚顿时感到一阵莫明的心虚和胆怯,不由小声道:“真生气了?”
    她这趟又是陷害又是栽赃,甚至堂而皇之打上门来,的确有些过分。如果风沙真记恨上,恐怕往后会有大麻烦。
    风沙那对魔瞳盯上云虚的眸子,透射的精神异力足以给人造成极大的威压。
    “不准你打宫青秀的主意,谁动她我动谁,明白吗?”
    他在宫青秀身上投注了太多心血,绝不允许任何人破坏。
    云虚明眸有些恍惚失神,着了魔似的点头。
    这还是风沙头次向她发出如此严厉的警告。
    今次绝对算得上侵门踏户,把风沙给得罪狠了,人家连句抱怨都没有,居然为了宫青秀发飙。
    云虚心里忽然有些酸酸的,回神冷笑:“放心,你当宫青秀女儿般疼爱,我也可以,待到她和王副卫大婚那天,我亲自主持好了。”
    她认定风沙对宫青秀别有企图,一番话说的阴阳怪气,摆明气人。
    风沙眸光幽幽发亮:“不准你不再碰她,否则新账旧账一起算,到时可不是写张条子那么简单了。”
    云虚俏脸上浮现既羞且恼的神情:“哼,告辞。”摔门而去。
    过不一会儿,伏剑进来给风沙倒上热茶。
    风沙靠回躺椅,让伏剑给他揉脑袋。
    无论谁遇上云虚这种女人,迟早都会脑壳疼的。
    风沙睁着眼睛发了阵呆,忽然说道:“你去巡城司见吴捕头,问问我要查事怎样了,说了便记下。如果他言辞闪烁,你立刻到柔公主面前说他几句坏话。”
    伏剑乖巧点头,心里有些不解,柔公主不是才走吗?为什么刚才不直接跟她讲?
    伏剑走没多久,风沙起身抖抖衣衫,从后门离开。
    玄武干的就是内卫和查奸,作为流城玄武的建立者,怀疑是他不假思索的反应,谨慎是他与生俱来的本能。
    尤其现在这种时候,他不希望自己某些行踪被任何不相干的人知道,包括伏剑。
    风沙回来很快,伏剑也不慢,进门将情况说了。
    吴捕头直言事情没有办好,要查的那个人没有查到,态度还是很陈恳的,甚至算得上谦卑,搞得伏剑很不好意思。
    人家年纪远大于她,还是一位捕头,竟把她这个小婢女当主家小姐那般对待,好像仆役一样。
    风沙笑了笑,暗骂老滑头。
    吴天浩这是一种既不帮忙也不得罪的态度,打算拖过这段时间再说。
    最近几天连逢剧变,云虚先被囚禁于王宫又重新出来掌权,甚至权利更大。
    换做寻常人或许搞不明白状况,混官场的心里大都很清楚,大落大起之后必定会有个坎,跨过去了扶摇直上,跨不过去万劫不复。
    除非已经钉死在哪一边,否则这时候选边站是极端愚蠢或者极端睿智的行为,结果完全取决于最后的胜负。
    吴天浩或许想更进一步,但并不想拿命来换,尤其牵扯王室,动辄全家株连。
    伏剑也是年幼,没人家老于世故,被哄得晕乎乎的,弄不清这算不算言辞闪烁,也就没去公主府告状,听完就跑回来了。
    风沙才不信吴天浩什么都没查出来,不过这件事并不急在一时,他无非想绕过宫青秀和云虚,通过多种渠道探查宫青秀那伙人的背景。
    这个杀害朱雀卫并陷害他的随从就是个很好的切入点,死人是无法替人保守秘密的,多少能查出点有用的东西。
    既然吴天浩运气好碰上伏剑心肠好,算他逃过一劫罢~
    伏剑一面给风沙揉脑袋,一面偷偷盯着他的侧脸,眼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
    其实她才出门就遇上了云虚,云虚似乎知道她会出来。
    她从未见过高贵冷漠的柔公主这般和颜悦色,以最轻柔的语气,下达不可违逆的命令。
    “你必须全心全意侍奉他,哪怕他让你对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