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兴风之花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好马不吃回头草
    任松登时噎住,忽然叹了口气,坦言道:“三河帮被我用来安置新来的玄武卫。他们没得命令,当然不敢反抗官兵,只能选择突围。”
    “伤亡如何?有没有被捉住的?”
    “全冲出来了,大都带了些轻伤,万幸无人丧命。”
    风沙有些失望,要是弄死几个多好,口不对心道:“人没事就好。巡城司的事应该找云副主事,你找我干嘛?”
    各地巡城司皆隶属于巡监司,云虚这个公主正是巡监司的司监,全国的捕快和巡城武卒都归她管。
    任松冷下脸:“我找过云副主事,她让人跟我说她不在。”
    风沙略感意外。
    他利用吴捕头围三河码头,其实就是打个时间差,笃定云虚不可能那么快插手底层的事,没想到她居然连善后都不肯出面。
    这小妞刚跟他分手,难道还想跟任松翻脸?
    真以为一个公主多么重要无可取代?
    别忘了她还有两个弟弟呢!真把玄武惹毛了,换个人支持并非不可能。
    任松狠狠咬牙,深深鞠躬:“请风少一定帮我。”
    无论朱雀卫还是玄武卫,都是四灵耗费庞大精力和心血培养出来的精英,绝不是张张嘴就能要来的。
    这批玄武卫是为了将来全面接管流城玄武备下的人手,损失任何一人都是重大损失。
    这次侥幸没有人死,谁敢保证下次?
    风沙能够找到一次,能不能找到第二次?
    这次是仅仅是一群巡城司官兵围捕,下次会不会是一票蒙面高手围杀?
    正因为太多不确定,所以更令人恐惧。
    风沙懒洋洋的靠回躺椅:“我现在大闲人一个,无职无权,哪帮得上任大主事。”
    任松两边太阳穴都鼓起包来,以致英俊的脸庞显得有些扭曲:“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风少大人大量,不要和我计较。”
    “谁敢跟你计较?”风沙哼哼道:“昨天连个小丫头都保不住,更没本事给人善后,有心无力呐!”
    任松深吸口气,强抑怒意:“风少放心,我一定把人要回来。”
    还不服气?风沙移转目光,淡淡道:“看看窗外,天都亮了,这一晚她多难熬啊!”
    正因为心软,不懂占尽上风便要占尽便宜的道理,他才会被流放到流城。
    错一次是年幼不懂事,错两次就是愚蠢。
    任松满脸怒容终于化为苦笑:“如果那个小婢女受到欺辱,我保证赵侍卫加倍付出代价。”
    风沙眸光开始幽闪,一脸似笑非笑。
    “昨天那个朱雀卫虽然不是我杀的,毕竟死在我面前。朱雀那边如果非要追究,还望任主事替我说几句好话。”
    朱雀掌着对外生意,难免有些不干净的地方,当然忌惮玄武挑刺。
    &esp;死一个朱雀卫,说重也重,说轻也轻,只要任松态度强硬,肯定能够压服。
    “风少放心……”
    任松正色道:“我亲眼看见他们死于自相残杀,正要追查原因,一定揪出幕后黑手,严惩不贷。”
    一本正经的,居然没有脸红,心下则实在丧气。
    他本以为自己执掌玄武,已经占住形势,就算风沙的影响根深蒂固,起码也能分庭抗礼。
    完全没想到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惨,居然连一天都没撑过,且被一下掐住命门。
    这一记无形耳光,当真火辣辣的疼,谁挨谁知道。
    风沙点点头,扯上薄毯,蒙头睡觉。
    任松满脸郁闷的退出去,刚想重重甩门,偷眼瞄见躺椅上似乎睡着的风沙,不禁打个寒颤,手上立马松了劲,门轻轻合上。
    风沙猛地睁开眼睛,眸光深邃闪烁,脸上毫无胜利的喜悦。
    任松就算失败一百次,也能开始一百零一次。就算干掉任松,也会来个张松李松。而他……只要输了一次,一定没有下次。
    没人比他更了解四灵,这是一个无比强大且高效的秘密宗派,作风霸道蛮横令人窒息。
    无论遇上任何反抗,四灵都会以超乎想象的恐怖实力立刻反击,直到赶尽杀绝。
    其迅速与猛烈,宛如天罚。
    流城,既是囚笼,也是保护,前提是不打破默契,他不能触犯到四灵的底线,难在根本不知道底线在哪。
    好像明知道身边布满雷池,失足就是个死,偏偏迷雾深锁,伸手不见五指,看不清雷池的位置,只能一步一挪,提心吊胆的试探。
    这种无形的桎梏令人束手束脚,不敢放开手进攻,甚至不敢放开手防守。
    就像网中之鱼,正被渐渐收紧。绝望的情绪仿佛冰冷的海水,一点点的漫过脖子,令人窒息。
    挣扎,或许无用。不挣扎,必死无疑。
    反噬的煎熬中睡得朦朦胧胧,窗外天光似已大亮。
    阳光透窗进来铺在身上,就像妻子那柔软温暖的双手,轻轻抚摸至满是冷汗的额头。
    咚咚轻响,又有人敲门。
    风沙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装作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
    嘎吱一响,走进来一个人,一抹熟悉的香气钻入鼻腔。
    居然是云虚。
    风沙不禁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