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兴风之花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流城的天,还是原来的天
    吴捕头瞧了瞧风沙的脸色,大着胆子提醒道:“王副卫这人属蛇的,专盯人咽喉,咬住就不松嘴。您要当心。”
    风沙对一个小小副卫并不在意,问道:“迅翔商行有什么反应?”
    “暂时没有。他们死了两个人,肯定咽不下这口气。我想王副卫之所以越级插手,或许……或许正是迅翔商行的意思。”
    吴捕头显然很在意王副卫,竟是一提再提,摆明想借刀杀人。
    风沙反而十分满意,有野心的人才好控制嘛。
    双眸蓦地闪起幽芒,深邃无垠似夜空,繁星点点晃人眼晕。
    “如果王副卫真是个不识好歹的人,这副卫恐怕坐到头了,该有德有能者取而代之。”
    别看副卫和捕头只差一级,其实官是官吏是吏,中间隔有天大的鸿沟,没有特殊机遇或者贵人扶持,一辈子也休想跨过。
    风沙言语中明显有扶持的意思,那对魔眼更是毫无表留的透出这层意思,直接投射于人心。
    就像往人的心湖上甩出一块飞旋的扁石,只要角度劲力巧妙,必定造成一串涟漪。
    吴捕头顿时眼睛一亮,搓着手道:“要是能为风少做些什么,吴某定当赴汤蹈火。”
    “外人不好插手巡城司内部事务,我顶多敲敲边鼓。那个王副卫只要不坏事,没人能坏他的事。”
    “明白了。”吴捕头神色微变,低声道:“您放心,这案子查不下去。”
    风沙似笑非笑道:“要查下去,不但要查下去,还要查个底掉,给出令人信服的交代。”
    吴捕头倍感意外,本以为风沙希望强压下这件命案,听话里的意思,居然不是。
    “我信不过王副卫,我信得过你,相信你查出的结果一定让我满意。”
    吴捕头露出恍然神色,迟疑道:“王副卫毕竟是上官,这案子我……我怕是接不过来。”
    “你们正卫大人好像有要紧公事遣他出差,没个几天怕是回不来,你抓紧办案,其他事不用操心。”
    云虚说了王副卫会被调走,风沙自然装出是他有意安排的样子。
    吴捕头顿时啊了一声,赶紧赔个笑脸:“瞧我蠢笨的,刚还在担心您……”
    “对了,还有件事。”风沙勾勾指头,眸光又开始幽诡闪动。
    吴捕头赶紧凑头过来。
    “占着三河码头的三河帮其实是一伙恶名昭彰的河盗,匪号一窝蜂,最好今夜就剿了。”
    吴捕头顿时一呆。
    风沙也不解释,自顾自拿起碟中一块甜糕整个儿塞到嘴里,顺手灌下一口苦茶,鼓着腮帮吃得津津有味,还吧嗒几下嘴。
    这是让人交投名状的意思。
    他把个要命的案子押在人家手上,当然要拉人上贼船,不然怎么放心?如果吴捕头太笨,领悟不到这层意思,说明根本不可靠,也办不成什么事。
    吴捕头显然是个聪明人,加上精神异力的影响,潜意识认为这样做对他真有好处,很快表态道:“风少放心,他们一个也跑不掉。”
    风沙耿着脖子把嘴里的糕点强咽下去,扒住吴捕头的肩膀笑道:“一定要密。事成之后,你便多了一个好朋友,巡城司或许也会多一个副卫。”
    吴捕头鼻息转粗,重重点头。
    “走了。”风沙起身拍拍屁股,转目瞟了眼远处墙角阴影下的黑袍人,露出个坏兮兮的笑容。
    三河帮当然不是什么河盗一窝蜂,乃是任松暗藏在城中的亲信人手。
    任松以为他不知道,偏偏他就是知道。
    流城经营十年,别说新来十几个外地人,新入城多少只耗子他都一清二楚。
    这其实是一种很善意的警告。
    也是一种实力的宣示:流城的天,还是原来的天。我不做声,万里无云,我若发火,雷霆万钧。
    ……
    升天阁不止一座阁,主楼后面还有一片占地很广的园林。
    园林中点缀着假山流水石桥石廊,精心设计的花苑隔开许多独栋小楼,予人曲径通幽的感觉,私密隐蔽且风景极佳。
    园林最南端紧挨着流河堤坝,引入少量河水形成环带湖心岛。
    岛形似龟,四足四桥,建筑蛇绕,向南吐信。如果临高俯瞰,宛如蛇旋龟身,作势霸河,予人巧夺天工之感。
    这座湖心岛才是升天阁的核心禁地,流城玄武的总部。
    龟型湖心岛左前趾,有栋临堤小楼,堤外是流河。
    小楼灰不溜秋,外面显得有些破败,里面更是简朴,或者说简陋,只有一案一椅一床,其实更像囚室。
    木制的躺椅斜斜对着漏风的破窗,窗口正对着流河,月色下波光粼粼如银纱。
    春夜尚寒,一条薄毯使劲拽到身上,风沙神情冷漠的盯着窗外的流河发呆。
    每次施用精神异力,或多或少都会遭受反噬。
    其情景就像行走于无间地狱,百鬼千妖齐来索魂,震惧恐怖足以令寻常人精神崩溃。
    打小至今,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经受反复摧残,似乎永无止境。
    恰是因为这样,他的精神坚实远超常人。如钻石般坚硬晶莹,纵刀砍斧剁也难以留下划痕。
    顶多感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