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魏晋之我主沉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7章 的危机
    第8章新的危
    什么是宇宙?
    这是千古最大的问题!
    比“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还要久远且复杂的问题。
    从人类有意识以来,这个问题就是有且最高的探索。
    不管是智人对于日月星辰的敬畏,还是阴阳家提出天圆地方的学说,还是哥白尼宁愿被烧死也要证明日心说,还是霍金最后只有一根指能用的时候还在研究黑洞,或者是在贵州偏远之地安装那个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天眼。人来从来没有停止对于宇宙的探索,因为人类从来相信,探索宇宙,就是探索人类自己。
    直到袁烜遥远的后世时空,科学家对于宇宙最认知才在最基本的那些地方达成统一。
    宇宙是万物的总称,是时间和空间的统一。同时宇宙是物质组成的世界,且不依赖于人的意志而客观存在,并处于不断运动和发展,在时间上没有开始没有结束,在空间上没有边界没有尽头,是由时间、空间、物质和能量构成的统一体。
    这是后世科学界普遍认同的观点,且有一定的理论和实验依据!
    但宗教界却有不同的解释,他们认为宇宙由神灵创造并思维化到人类的视觉和触觉下的产物,其根本的是种思维世界,而非物质世界,只依赖神和人的意志而主观存在,其内在运行的规则被称为神的意识,或者天道法则等!
    张天师所说的宇宙自然是后一种对于宇宙的解释。
    按照道教的认知,宇宙的前身是鸿蒙,有大神盘古开天辟地而来。后来袁烜盗了《封神演义》,并且把鸿钧老祖和清以及众位神灵写了出来。因为太过适合本土化,所以道教内部的人都认为这本该就是道教的仙人体系。
    那冥冥之引导袁烜的自然是道教的某个大神,或者说是掌管天道的一部分。
    张天师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天道不允许他继续揭开这个匣子的秘密,那就是天道不允许,或者说这不是他的缘。
    因为袁烜有所好转,所以众人在龙虎山盘桓一日作为修整,然后带着对张天师的感激之情告别了龙虎山。
    张天师站在道观前
    ,他看着已经消失在小路尽头的一行人轻声咳嗽两声,立刻有道童拿来厚厚的毛毡给自家的老祖披上。
    披上了毛毡的张天师依然没有回道观的意思,目光在龙虎山的山山水水仔细看了很久,收回目光的时候显得那般不舍。
    见道童的目光蕴含泪光,神情也极为悲伤,张天师用摸了摸道童的头表示安慰。
    “老祖我死不了,只是需要闭关十来年,想着这许多年看不到山景色有些可惜罢了。
    也不知道闭关结束的时候,这世间该是怎样的新天地!”
    张天师再次看向小路尽头,笑容里有很多的期待,然后再也不贪恋其他,转身进了道观。
    贵溪距离柴桑并不如何遥远,但因为道路比之前崎岖,再加上袁烜生恢复了些暂时降低了危,所以向西行进的速度反而慢了不少。
    柴桑是国时期东吴操练水师的地方,后来大魏一统华夏之后保留了柴桑这个水师训练基地,但是因为南方没有外敌,整个大魏的水师也主要集在扬州和荆州,而柴桑并不是富庶的通都大邑,所以常驻防备兵力也就五千人左右。
    柴桑城是个不大的城,莫说金陵徐州这样的大城,就算比之合肥也远远不如,所以柴桑城内的街道也说不上繁华。但这里却有山门暗布下的一个重要据点,这是袁烜布下的一步暗棋,也不知道将来能不能用上。
    山门据点虽然是暗布置的,济安堂却不需要遮遮掩掩,所以大家休息的地方自然在济安堂。
    华莹莹皱着眉头看完山门刚刚收到的情报,其有四份很特别!
    “腊月初八,上京城,燕帝慕容儁遇刺生死不知,太子慕容迪监国。”
    “草原各族歃血祭旗分路南下。”
    “腊月十二,渤海王府北上遇阻,双方血战场损伤惨重,凤岭郡主受伤回后军修养。”
    “腊月十五,礼部尚书吴征毒杀全府,自焚尚书府,风云二圣跪拜。”
    “腊月十五,慕容德率燕云十八骑屠徐州城,郭浩战死,镇东军几近死绝。徐州军政要员尽皆被杀,城防军死伤过半,百姓死伤近两千余人。慕容德北遁,虎豹骑追索无果,暂无踪迹。”
    四份情报,若是从军国大
    事上来说,上京城的刺杀无疑是最重大的,因为之前是大魏逼着燕国冬日里打应战渤海王府,想着的是让双方相互消耗掉,然后大魏再进行国战。但如今是燕国不顾天灾气势汹汹南下,并且多年不合兵的草原各族举兵南下,这是要把国战提前的意思。
    关于吴征是潜龙会的事华莹莹是知道的,但他没想到吴征会这么决然的斩断自己和潜龙会的联系,这份坚决和勇气非常人所能拥有,看来潜龙会不是覆灭了,而是如同袁烜猜测的那样精简了,隐藏的也更深了。
    慕容德屠杀徐州城的情报算得上是令人发指了,十八个人一夜间杀的徐州城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而且对普通百姓也这么没有人性,这让作为医家的华莹莹愤怒到极点。难怪夫君说狼永远都是狼,如果他们展现笑容,那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