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匪王当道之御赐妖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一见钟情
    青州城位于南山腹地,物产丰富,交通便利,百年前,南山第十三任皇帝迁都至此,这里很快就成为了人族有史以来最为富庶,最为繁华的都城。(南山皇族乃伏羲后裔,风氏部落遗民。)
    正午的那场暴雨给这炎炎夏日带来了一丝清凉,茶馆里的客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小二忙忙碌碌,可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听着客人们谈论的话题,时不时的还能插上一句,这皇城内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秘密,什么人的八卦秘信都能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上到皇帝老儿,下到市井小儿。
    “小二,来壶茶。”
    “好咧,客官,您稍等。”
    小二矫健的身姿穿梭于十几桌客人中间,硕大的茶壶滴水不漏,他来到西边靠窗的一桌客人时,竟然有些迈不动腿了,想他一个皇城内最大的茶馆内的小厮,什么人没见过,就是那皇族之人微服而来,他也能从容应对,可今天这三位客人,让他有些移不开眼了,还情难自禁的露出了一脸痴笑,就像外地来的客人头一次进依兰阁见到那头牌姑娘一样,最要命的是他痴痴看着的还是位男子。
    阿蔓不禁扶额轻叹,想着子都以后下雨天还是少出门吧,毕竟狼妖做的人皮-面具不防水,这一日不带恐怕都是要出乱子的,就算他用妖术尽量隐藏自己,还是难免近距离被发现。她扭头看到一旁呆呆的子充,又想着这个也就是尚且年幼,要不然。。。眼看小二的哈喇子就要落下来了,阿蔓赶紧身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小二,我们的茶。”
    小二听到声音才反应过来,立马有些脸红,就是低着头倒茶的时候,眼神还是时不时的瞥到一旁的人身上,子都只是淡定的端起茶杯,吹一吹,小饮了一口,阿蔓觉得他的脾气这百年来变得温顺了,果然不枉她的“谆谆教导,循循善诱”:不能动不动就挖人眼珠子。阿蔓自己也知道子都的这张脸说是祸国殃民都不为过,她自认为自己长得还算可人,可是只要跟子都在一起,无论男女老少,是公是母,他们的眼珠子只要盯上子都一眼就再不会看旁人了。
    阿蔓觉得这个小二在这里倒茶的速度明显是慢了下来,要不是旁的客人催促,恐怕他的脚就要在这边落地生根了,
    “子都,子充,你们的脸还真是对得起这名字。”阿蔓听无衣说过这两个名字是有典故的,具体的她是记不住,但是都与美貌相关就是了,无衣说见到大鱼小鱼的第一眼,这两个名字就。。。就。。。怎么说来着。。。反正就是跑进了他的脑子里。
    子都的脸不明显的抽搐了一下,倒是子充不以为意,“阿蔓,你也觉得我们漂亮吗?”
    “漂亮啊。”阿蔓由衷的说着,可是眼神跟其他人完不一样,子充暗地里“嘁”了一声,显然不相信阿蔓的话,不过他觉得这反而是好事,阿蔓跟正常人不一样,真让她着迷反倒不是什么好事。
    子都心里却想着一定是三百年前的第一次见面,那可恶的鱼身给阿蔓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以致于过了这许久,或许在阿蔓的心里,不对,就连嘴上他俩也还是以前的大鱼小鱼。
    “大鱼,你听那边人说的是不是就是我们这次的。。。”阿蔓眼神示意子都隔桌的那两个客人,
    “张大人,你也听说了吧,太子。。。”身穿蓝色衣服的人说着,眼神不禁四下张望了几下,声音再次压低了下来,“那位贵人的腿竟然突然之间好了,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蹊跷?”
    “蹊跷?何止是蹊跷?一个瘫了十年的人,一夜之间站了起来,这简直是天下奇闻,要说没有妖邪作祟,谁会相信?李大人难道也信国师所谓的神族眷顾?”张大人语气中似乎带着天大的愤懑。
    “张大人,小心祸从口出啊,国师之言岂是你我二人可以置喙的?”
    “哼,此等言论毫无根据,就算是国师又如何?他还能堵住天下悠悠众口?”张大人似乎越说越激动,忍不住豪饮一口眼前的茶,结果被烫的有些龇牙咧嘴。
    阿蔓忍不住嗤笑一声,“大鱼,你说这位张大人是不是就是咱们此次的委托人?”
    “不过是一无脑莽撞之人,不必在意。”
    阿蔓“哦”了一声,既然子都说不是那就肯定不是了,虽然这位张大人也觉得这是妖邪作祟,
    “这次的委托人怎地如此神秘,咱们都进城三天了还不肯露面,会不会有古怪?”子充百年都没有出过谷了,如今置身人族,让他有些紧张。
    “小鱼,你怕啦?”阿蔓眼神中的精光让子充浑身一颤,他知道阿蔓打的什么主意,
    “你别妄想了,我是不会哭的。”子充脑袋一扭,鼻子重重的一哼,显示他的决心。
    “那太可惜了,你想哭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可别浪费了。”阿蔓还真是怀念子充刚到不迷谷的那几年了,动不动就哭,谷中那几年所有人的口粮真是靠他了,可是这二百年他变得和子都一样,别说眼泪了,就是眼红都少见了。
    “阿蔓,你一会儿带子充先回客栈,我出去一下。”子都说完就尾随那两位大人而去了。
    阿蔓和子充在小二依依不舍,欲言又止的热情相送下离开了茶馆,两人在青州城大摇大摆的逛了起来,临近傍晚,小商贩们几乎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