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章 算旧账
    年锦书脸上飘上一抹滴血的红,推又推不开,还魂铃强行提高修为的副作用出来了,年锦书疼得难受,他身上的药香意外的好闻,让她一时沉迷。
    雁回低头看着她的狼狈,打横抱起她,往她的小院而去,年锦书挣扎,“放我下来。”
    “别动!”
    他顿了顿,“再动把你丢到池塘去!”
    年锦书,“你丢啊。”
    两人从小斗气,已是条件反射,年锦书后知后觉地想,她有点过分了,好歹他解了她的困境,不需要被萧长枫纠缠。
    可转念一想,本就是死对头,为什么要对他抱歉?
    她没挣扎出一个韵味来,雁回已经抱着她进了闺房,不太温柔地丢她在床上,还顺手拂了拂身上不存在的灰尘,仿佛她脏了他似的。
    年锦书卡在咽喉里的谢谢就这么被他打回去了。
    他撩起衣袍,大刀阔斧地坐下,年锦书戒备地看着他,又想起丢了的人设,拉过被子盖住自己,打算来一次眼不见为净。
    “我娘和你爹在谈婚约的事情。”雁回轻轻地抚着长笛,提醒年锦书,“你去前厅,还来得及反悔,你爹一定很乐意。”
    年锦书睁开眼,雁回微微低着头,长发垂落在肩膀上,从她的角度看过去,竟有几分乖巧,“我八岁那年,不是故意推你下悬崖的。”
    “嗯,我知道,我自己摔的。”
    年锦书鲤鱼打挺起来,指着雁回要骂,却扯到自己的内伤,疼得说不出话来,雁回眼明手快,让她嘴里塞了一颗药,年锦书刚要吐出来,雁回抬起她的下巴,点住她胸口一个穴位,药丸顺着咽喉滚落,年锦书一时顾不上雁回自己摔悬崖的事情,“你给我吃了什么?”
    “傻药,治脑子的。”
    年锦书从小领教雁回的毒舌,若不是她受伤了,这时候该打起来,“因为你摔断腿的事情,我被大哥罚了祠堂三个月,一天只吃一顿饭,还要抄三遍静心经。”
    “哦。”雁回似笑非笑,毫无诚意地道歉,“辛苦你了,真的很抱歉。”
    年锦书气得脸都红了,“你……滚!”
    雁回说,“是你推的,也没错,只是你力气没那么大,可以把我推落悬崖,可你心里这么想的吧。”
    “我那一年八岁,怎么会恶毒到推你掉悬崖?”年锦书觉得自己前世被气死真是太冤了,“你自己脑子有病要摔,为什么让我背锅?”
    “你推了。”
    “那你自己掉的,我也没有推你掉下去。”
    “可你推了!”
    “你还不如别告诉我真相。”
    “穿女装怎么说?”雁回问,“逼我穿你的衣服,是你做的吧?”
    “你……你……谁让你说长得比我美。”
    “事实如此。”
    “不要脸!”她顿了顿,小声嘀咕,“男子长得美有什么嘚瑟。”
    “逼我下冰泉,也是你做的吧?”
    “那你让我下啊?我修行受伤未愈,根本无法下冰泉。”
    “那你为什么不让你青梅竹马的长枫哥哥为你代劳,非要我代替你下?”雁回问,“我是你什么人?”
    *
    无责任小剧场
    锦书:大哥为了你,还打了我三棍。
    雁回:我躺平任打,你打三十棍吧。
    锦书:大哥让我抄写了静心经。
    雁回:我也抄。
    锦书:大哥罚我三个月每天只吃一顿饭。
    雁回沉默片刻:……你八岁那年太胖了,他……可能只是想让你减肥。
    锦书:你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