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你深爱我
    一声嗤笑从枝头传来,年锦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倏然转头,只见一抹烈火似血的身影慵懒斜躺在梧桐枝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年锦书,“……”
    大型尴尬场面,简直公开处刑。
    年锦书恨不得长了翅膀飞上天,再不回头。
    他来多久?
    听了多久?
    死对头就是死对头,总在不合时宜时出现。
    雁回把玩着指间长笛,悠然自得,“相识多年,第一次觉得阿锦声如黄莺,甚是动听。”
    年锦书冷着脸,放弃挣扎,任他嘲讽。
    人设不能崩!
    萧长枫咬牙切齿,“雁回少主,你怎么在这里?”
    “正是我要问的,萧少主,你为何会在这里,纠缠我的未婚妻?”雁回那一抹红色藏于绿叶间,像是枝头开出一朵血色的花,塞过满园春色。
    萧长枫,“这是我和锦书妹妹之间的事情。”
    雁回飞身而来,掠过花团锦簇的花园,落在年锦书身边,眉目淡然拂去萧长枫的长剑,淡淡说,“示爱不成,也要留些许风度,没必要拔剑相向。”
    “你真是笑话,不夜都早就声名狼藉,你又一事无成,你觉得她真的深爱你?”萧长枫面对雁回已然失态,“不自量力。”
    童年阴影再次来袭,他无法接受在旁人眼里,他不如雁回。
    雁回分明已是废物,毫无威胁。
    雁回却牵起年锦书的手,年锦书脸色一僵,死对头竟牵她小手?她僵硬地侧头看着他,雁回眼眸里荡漾着一抹笑意,眼角泪痣鲜艳欲滴,诱人步步沉沦,“你爱我吗?”
    年锦书骑虎难下,心里骂他的话一箩筐,却是柔情蜜意,深情表白,“我爱你,一生一世不分离!”
    你休想飞升!
    雁回伸手轻抚着她的发髻,语气温柔,“真好听。”
    年锦书笑容甜如蜜。
    两人相视而笑,萧长枫被这柔情蜜意的一幕刺激得发狂,这比年锦书把他打落论剑台更耻辱,他紧紧地盯着年锦书,“好,好,好得很!”
    萧长枫不再纠缠,飞身离开。
    他一走,雁回和年锦书迅速分开了手,两人都嫌弃地看着对方,仿佛自己握住了什么脏东西,不约而同,异口同声。
    “你疯魔了?”
    年锦书,“……”
    雁回,“……”
    年锦书气结,“你懂不懂礼貌,为什么要闯别人家后院?”
    雁回,“他闯的,我闯不得?”
    年锦书,“人家是伪君子,你是吗?”
    雁回,“我是啊。”
    年锦书,“你什么时候来的?”
    雁回,“生是不夜都的人,死是不夜都的鬼。”
    年锦书扭头就走,脚步却有点虚浮,刚一直强撑着一口气和萧长枫对峙,怕被他看出端倪来,如今被雁回气得都懒得伪装。
    说来也奇怪,从年少时,她就一直在萧长枫面前有所收敛。
    可在雁回面前,都是她最坏的一面。
    “年锦书,站住!”雁回厉喝。
    年锦书脚步匆忙,如背后有一只饿死鬼似的,她怕成为盘中餐,雁回追了上来,年锦书想要飞走,却发现自己内力不齐,眼前一片昏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抱进了一个温暖的,带着药香的怀抱里。
    雁回叹息,“你跑什么?”
    *
    无责任小剧场
    年锦书:我让你扮过女装,你恨我吗?
    雁回:不恨。
    年锦书:我摔断过你的腿,你恨我吗?
    雁回:不恨。
    年锦书:我让你下冰泉,你恨我吗?
    雁回:不恨。
    年锦书:可你改我文章,和我打架,快要掐死我,我好恨。
    雁回:说好的爱我呢?
    年锦书:爱不起。
    雁回:……给你吃糖,再爱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