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 雁回,论剑吗
    萧长枫仿佛第一天认识年锦书,在他认知里,只是一个花瓶美人的年锦书,倏然有了画面,她是那么美,那么傲慢,又艳光四射。
    楚莺歌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她喃喃自语,“怎么可能?”
    不可能!
    “锦书侄女,你这是……”萧门主蹙眉,“论剑招亲,闹一闹就好,何必当真?”
    年锦书冷笑,她收回了芳菲,轻轻撩过脸颊边的长发,“论剑招亲,就是论剑招亲,何来闹一闹,九云山输不起?”
    “你是要悔婚?”萧门主不悦。
    萧夫人扶着重伤的萧长枫,看向年凌霄,“年门主,宛平城是什么意思?”
    年凌霄刚回过神来,“这是……”
    “我和萧长枫没有父母之命,也没有媒妁之言,更不曾私定终身,何来悔婚一说。”年锦书已是强弩之末。
    她取了心头血注入还魂铃,换取了短暂的修为大增,可这也透支她的身体,她看似强势,却也顶不住再来一轮比剑。
    “你不嫁给他,你要嫁给谁?”年凌霄盛怒。
    年锦书看着论剑台下,每一个人都觊觎还魂铃,却又无法驾驭还魂铃,他们的眼里都是贪婪,欲望,无一人真心。
    上辈子,她和雁回相杀多年,一直到雁回飞升,他从来不曾图谋过她的还魂铃。
    她好好的仙子,从头来过。
    凭什么雁回就能好好地飞升,她就要当雁回飞升路上的绊脚石,避开了这群恶心的人,也报了一箭之仇。
    “我要嫁给雁回!”
    雁回杯中热酒,滚落咽喉,差点烧了整个胸膛,喃喃自语,“你病得不轻啊!”
    众仙门哗然,议论纷纷。
    萧长枫倏然抬起头,眼里泛出血丝,死死地看着年锦书,紧握着凤华剑的手背上青筋浮跳,她竟然选择雁回?
    雁回,萧长枫,年君姚,十年前,这是仙门中最出色的二代,特别是雁回,那一年不夜都门主尚在人世,雁回也是罕见的神童。
    那一年凤凰城修习,雁回处处压萧长枫一头,琴棋书画,骑射礼乐无一不精,修习散漫,却连年夺得第一,可谓是天纵奇才。
    萧门主对他极其严厉,从小把他和雁回对比,哪怕他几乎追上雁回,在萧门主眼里,他永远不如雁回,不拿第一不配当他的儿子。
    这是他童年的阴影,哪怕雁回在日月森林出事,修为散尽,从头开始,已渐渐趋于平庸,这阴影也一直紧随在侧。
    九云山的小师妹和小师弟们见不得自己师兄受此羞辱,纷纷执剑而起,义愤填膺,他们不满年锦书嫁给萧长枫是一回事。
    年锦书当众抛弃萧长枫,选择废物雁回,又是一回事。
    萧夫人脸色极其难看,也觉得宛平城欺人太甚,让九云山在宛平丢了人。
    楚莺歌唇色苍白,惊惶地看着雁回。
    “年锦书疯了吗?她竟然放弃大公子,选择雁回?”
    “这也太迷惑了,她修为大增,坏了脑子吗?”
    “随便选一个人,也比雁回强啊。”
    *
    无责任小剧场
    锦书:他们都看不起你耶。
    雁回:他们都看走了眼,只有你有眼光。锦书:你被群嘲了。
    雁回:我内心乐开了花,夫人你总算要嫁给了。锦书:呵。
    雁回:你一定很爱我。
    锦书:嗯,超爱你的。
    雁回:我也爱你啊。
    锦书: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