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是天生欧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章 第十章
    当萧栗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自己教室班级的门口,手里还握着那封求救信。
    教室外界的月光不再像南都女校里那般庞大,而是与地球遥遥相望,一切都似往常一样。
    黑发少年低头看着那张信纸,只见原先的那行文字下面,又多了弯曲的两个字谢谢。
    他唇畔漾起淡淡的笑意,从口袋里抽出小黄本,将这封信夹了进去,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朝校外走去。
    现在已经快接近晚上十点,而萧栗是七点多在教室里醒来的,这中间相隔了两个小时,时间流速略短于副本内部。
    这时候的校园已经没有多少人,校门口也显得万年冷清,以往回来接萧栗的司机也不在门口。
    正当萧栗掏出手机准备联系司机的时候,一辆高级跑车在他面前轻巧地停下,车窗摇下来,露出一张萧栗熟悉又陌生的脸来——沈蜃之额头的刘海有点长,垂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我送你?”
    萧栗挑了挑眉,他也不推拒,直接上了车“你还没回去?”
    这辆车明显很新,想来沈蜃之平常也不怎么开它,校草修长的手按在方向盘上,发动了车子“在周边办事,路过的时候看见你从那边出来。”
    跑车开往正确的方向,萧栗用额头抵着车窗,看着车窗上自己的侧脸“你知道我家在哪里?”
    “萧家。”沈蜃之轻笑了一声。
    萧栗没说话,在外人眼中,他还是那个萧家的二少爷,他也不是跟外人多话的性子。
    在舒适度极好的车内,黑发少年几乎昏昏欲睡,整个人几欲往下滑——搞得沈蜃之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看他,生怕他直接滑下去。
    好在萧家距离学院并不远,一会儿工夫,沈蜃之就将车停在了萧家宅子的门口。
    萧栗以手掩住嘴巴,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眼角泛出了一点生理性的泪水,他扯过书包,直接下了车“谢了。”
    态度之自然,完像把沈蜃之当做一个司机,没有邀请他进去坐坐的意思。
    然而对方却没有因此动怒,他将车熄了火,遥遥地看向少年走进萧家的背影——在萧栗进了别墅的门之后,沈蜃之收回视线,将手缓慢地印在了萧栗方才坐的邻座之上。
    那里还残留着对方的体温。
    沈蜃之将余有对方体温的手指印在自己的嘴唇上,就像是在亲吻萧栗,这个想法令他的眼里浮现出一丝莫名的笑意。
    ——他还想再做一些出格的事。
    萧家。
    当萧栗推开门的时候,他那便宜继母徐梅正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电脑,见到他之后,翘起手指抚了抚头发“小栗,你怎么才回来呀,出去玩了吗?”
    萧家的二少爷没说话,也没有给她一个眼神。
    徐梅自顾自地端起一旁的咖啡“对了,瞧我这记性,忘了告诉你,司机被我找去接朋友了,所以没去接你,反正你自己也知道回来。”
    “你是怎么回来的?”她像是习惯了被萧栗无视,自己一个人欢乐地表演着,“走回来的?还是叫别人送你——”
    头顶上的水晶灯亮的晃眼。
    徐梅揉捏造作的嗓音静止在“咔擦”一声的关门声里,贵妇人扭曲了一张脸,看着二楼属于萧栗的房间,重重地将咖啡放回桌子上“早晚叫你不能觊觎别人的东西!”
    另一边,萧栗回到房间,拉开灯,将书包甩到地上,把口袋里的小黄本扔到书桌上,随后大步走进了浴室——今天的新人副本,他虽然没有郑亿他们那般惊险刺激,但也有些疲惫,现在只想洗个热水澡舒服一下。
    浴室的门被合上,亮起了暖黄色的灯光。
    在萧栗进了浴室的十分钟后,那本静静躺在桌上的小黄本突然翻了一页洗澡……
    紧张。
    随后它又无风自动地合上,几道金光从里面射了出来,随即一个穿的很厚,像熊一般的少女出现在了房间里,她的神色有点呆滞,看着浴室的方向出神,随后又调转了方向,看向门口,再度发起了呆……
    她就像一个好奇,但又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情况的小动物。
    檀立就这样站了很久,纹丝未动,将四个方向都看了个彻底,久到门外响起了他人的动静,房门从外面被打开——檀立僵硬地朝那边看去。
    开门的是萧栗的弟弟,徐梅的亲儿子萧鸣。
    萧鸣比萧栗小两岁,比起自己的母亲,他本人对萧栗的感情倒是很复杂——当初萧栗刚刚被接回来的时候,萧鸣其实是非常高兴的。
    萧家的长子素来神龙见首不见尾,萧鸣也不喜欢这个大哥,相较于长子,他更喜欢萧栗这个二哥,在萧栗来了之后,他一开始可高兴了,因为萧栗很好看。
    有别于老大,萧栗是精致清冷的美少年,年幼的时候站在那儿就是一幅画,谁不想跟他一起玩呢?
    但是这幅画自带结界,萧栗完不想接触萧鸣这个弟弟。
    萧栗总是独来独往,他甚至对住在以往街道的小孩儿比对萧鸣这个弟弟都好——萧鸣至今记得那一次,他因为一直被萧栗拒绝,本就郁郁不乐,结果又一次去找对方的路上,被佣人告知萧栗出去了,萧鸣便也跟了出去,结果看到萧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