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见观音多妩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章 公主
    室内突然多了名男子,原先被气势汹汹的公主按肩抬颌,亦能面不改色的萧观音,望着似丝毫不知男女之防、一步一步往这儿蹦的“落水大兔子”,双颊为热气拂烫,默默地低了身子,往浴汤中沉去。
    她身前的华服女子,确实如她所猜,乃升平公主赵玉嬛,当今天子之妹,因为这位身份高贵的公主,另有公主府邸,平日与驸马宇文清感情不睦,一月中能有二十日,自居公主府,并不身在雍王府中,又因为在面对宇文氏诸人时,公主总是态度微傲,不大参与宇文家事,昨夜没有赴宇文泓婚宴,今晨也未身在正堂见证新妇敬茶,遂在此之前,她只知她那二弟,娶了兰陵萧家的女儿,至于那萧氏女萧观音、她的弟媳,究竟生得是何模样,则完一无所知。
    今日,闷在公主府许久的升平公主,见日光晴好,适宜游赏春景,遂携婢出游,来郊外踏青散心,渐渐漫游了大半日,行至西苑附近时,身体倦乏,昏昏欲睡,想起宇文清在此有座别业,从前她与他感情尚可时,常来此小住,是处清雅好居所,遂想着入内歇脚,住上一夜,明日再回京中。
    但,人来了鹤梦山庄,还没歇下,即立刻困意无,误以为宇文清在庄内悄养外室的升平公主,登时如火星燃着了炮仗,一想到有不知来历的讨厌女子,在这鹤梦山庄的小天地,俨然以女主人自居,穿她留下的衣裳,用她留下的胭脂,睡她歇息过的锦榻,升平公主气得脑中“砰”“砰”直响,简直是要炸开了。
    ……天杀的宇文清,竟然在鹤梦山庄养外室!!他有那么多私宅,为什么要养在鹤梦山庄?!为什么偏偏是鹤梦山庄?!他是在故意羞辱她不成?!!他是故意的,他就是在羞辱她这个当朝公主!!!
    盛怒难平的升平公主,一时逮不到那个可恶的驸马爷,就先冲进内室,去捉那可恶的外室贱人,她原以为会是个极会勾人的妖娆女子,却不想推开围屏的一瞬间,如见芙蕖出渌波,恍若瑶池仙境的氤氲水气,缥缥缈缈,似烟似雾,在将暮的透窗日光映照下,隐有霞彩流动,披拢在赤身垂发的女子身上,令那香肌雪肤,更似美玉无瑕,延颈秀项,皓质呈露,秾纤得衷,修短合度,无一分需增、一分需减、一分需浓、一分需淡,不需丝缕着身,绫罗绸缎,妨见那凝脂雪肤、玉山巍颤,不需铅华遮面,唇不点而朱,眉不画而黛,世俗红妆,玷污那清水出芙蓉的倾世容颜。
    翻腾汹涌的满腔怒气,在对上美人玉颜清眸的一瞬间,登时一滞,升平公主面若严霜,神色冰冷至极,似若有刀在手,能当场兜头劈砍下来,脑中却哄哄乱乱,被这骤然映入眼帘的仙姿玉色,震得一时心神恍惚,迷迷糊糊之间,心内不由闪掠过前朝一桩轶事。
    ——有燕一朝,有驸马私纳妾室,藏于外宅,公主知之,拔刀闯宅,原欲杀了那妾室,可等闯入室中,却被那女子端丽姿容所摄,掷刀抱之,言道:“阿子,我见汝亦怜,何况老奴!”
    ……我见汝亦怜,何况宇文清!
    升平公主心中陡然浮起此念,一时心神哄乱,竟有些不知今夕何夕、身处各地之感,僵怔原地不动,直至见那水中的女子,朝她微微颔首,柔言“容我起身穿衣,再向殿下行礼”时,才猛地想起,她这公主殿下,是为何而来,醒觉自己居然被这可恶外室所惑,心中更怒,大步上前,强压下她欲出水的双肩,托她下颌,冷冷逼视。
    明明生得仙姿玉骨,可这般被压在身下、托颌相望,见她明澈双眸如染朦胧水雾,玉颊雪肤,也因暖烫的浴汤,轻浮一层淡淡绯红,恍若仙人的姿颜,竟隐隐流现出一重媚色来,所谓“媚”,原该是风情俗艳的,可落在她的眉眼间,却是清澈的、楚楚的,无丝毫孟浪轻浮之感,反叫望见媚色的人,不由反省自身,反省自己本心不纯,竟在圣洁的仙人身上,望见如斯媚色,实是亵渎,却又忍不住继续亲近亵渎。
    升平公主心中一时惊艳,一时羡嫉,一时怜惜,一时愤恨,简直要被这又似神仙又似妖精的可恶外室给搞疯了,越发着急恼怒,冷声逼问她的来历,却在刚听她菱唇微动、轻吐出一个“我”字时,忽听身后传来极响亮的一声,“我!娘!子!”
    升平公主回身看去,见来人竟是宇文清的那个傻二弟,背手跳蹦了进来,浑身衣发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傻二弟怎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不得其解的升平公主,因此怔愣须臾,脑中又骤然响起他嚷出的那声“我娘子”,猛地想起她这傻二弟,好像是在昨日成的婚,她那二弟妹,出身兰陵萧氏,好似有个佛名……
    忽然想起此事的升平公主,再看向被自己按压着的赤身女子,见她动弹不得,只能朝她微微颔首,以示行礼,嗓音清柔,“观音拜见公主殿下。”
    升平公主如火烫般,倏地收回了手,看看那个走近前来、面生红疹的男子,再看看水中玉一般的美人,脑中越发乱哄哄时,傻二弟的声音,又忽然高响在她耳边,“咦,大嫂,你脸上的白|粉下面,好像有两个小红点点,它们会不会像我的脸一样,‘砰’‘砰’‘砰’地越来越多,在你脸上开花呢?”
    升平公主见眼前骤然出现一张放大的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