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忘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五鬼迷踪
    二人随着脚下蜿蜒的山路一路前行。
    甫进入青苇丛中,便觉天色突然暗了下来,两侧青苇呈拱卫之势,枝叶相交,将头顶的天空密密遮住,只留下星星点点的阳光透过叶缝穿插洒下。
    行走其间,竟是出奇的寂静,连虫鸣声也消失不见了。
    约走了半个时辰,苏迈突然感觉隐隐有些不对,如果说之前的寂静是因为青苇丛中人迹罕见,枝高叶密的缘故,此刻置身其中,却是死一般的沉寂,一点生气也无,仿佛连时间也静止了一般,穿行其间,不由让人心生寒意。
    更让他恐惧的是,两侧的青苇丛自进来之后,就没发生过任何变化,眼前的道路弯弯曲曲向远处延伸,似乎没有尽头。
    苏迈有些不安地望着吴攸,似乎想寻求答案。
    吴攸沉吟一会,摇头道:“奇怪了,以前我看书上说,这百里青苇是一方灵地,生长着各种异兽灵药,常有人至此探险取宝,按说应该挺热闹才是,且李大叔说过,穿过这青苇丛,即可看到铁剑门的山门,怎么像是走不完一样,按说也不应该这般寂静啊,感觉似离了人间似的,既然这里是进入铁剑门的必经之路,应该常人有经过才是”。
    吴攸边着说,心头却隐隐有些不安,眼前这条路,该不会通向幽冥地府吧。
    顺着一成不变的青苇小道,二人继续小心地向前行进,约莫一刻钟,走在前面的苏迈停住了脚步。
    出现在眼前的是五条一模一样的小路,同样弯曲地向远处延伸。
    乍一看还以为眼花,定过神来,正要细看,身后却传来吴攸的一声怪叫:“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五条一模一样的路?”
    苏迈沉默片刻,望着眼前这五条诡异的小道,半晌忽有所思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可能进入某种阵法了,眼前这五条道中,只有一条是真的,其它的都是幻象。”
    “阵法?”
    吴攸大惊道:“谁会在这里布阵法,幻象是怎么回事啊?”
    “可能有人正在这办某些隐秘之事,故布疑阵,利用幻象把进来的人引到别处去。”
    “进入幻象中会怎么样啊?”吴攸好奇地问道。
    “我以前和老头子聊天时,听他讲到过,说有一些修道之人会为了某种目的,采天地之气制造幻象,引人进入幻境,简单的幻境只会让人迷失,不断地向前走,却永远在原地打转,直到阵法失效。而一些得道高人所布之阵,已无须法宝导引,自虚而设,极难识破,且往往暗藏凶险,甚至可纳阴邪之气,侵入人体,使其灵智散乱,陷入混沌之态,为人所用”,苏迈说道。
    “那现在如何是好?”吴攸忙道。
    还没到铁剑门,谁也不愿莫名地被困在这里。
    苏迈没有做答,径自走到最右侧的小道旁,仔细地查看了一番,并未发现有何异致。
    前行约莫十丈,突然眼前一亮,发现不远处有两棵青苇中间有个奇怪的物件正闪着幽幽的蓝光。
    走近一看,却发现原来地上倒插着一支木牌,刻有鬼灵图像和一些古怪的符文,看到这符文,苏迈隐隐觉得有些眼熟,一时却想不出是何缘故。
    随手拨起地上的令旗,却发现除了正面的骷髅和符文外,反面还刻有一个篆体的“天”字。
    苏迈脑海中灵光一闪,忽尔大笑道:“迷踪令,哈哈,果然不出所料。”
    吴攸听到苏迈的笑声,忙冲了过来,问道:“什么五鬼迷踪术啊,你找到路了?”
    “这五鬼迷踪术是一种迷惑方向的阵法,利用阴阳交替以令旗引导生成幻境,旨在惑人眼神,不会伤人性命。最长十二时辰,幻象自会消失。”
    “难道我们要坐在这等十二个时辰?”吴攸有些气恼地道。
    这阴沉沉了无生气的地方,他是一刻也不想多呆了。
    “不妨,既然我们识得了这五鬼迷踪术,只要找到王令所在,就能走出去了”。
    “这王令要如何寻找?”吴攸急急问道。
    “王令随时辰变化而改变,天地人神鬼五鬼皆可为王”
    “既然王令随时都在变,我们如何才能寻到?”吴攸问道。
    “关键是推算出布阵的时间,结合现在的时辰就可以找出王令”
    苏迈稍做沉吟,接着道:“我听老头子说过,这五鬼迷踪术,在正午气机最盛之时施法最宜,以天地正气为引,集四方之灵而成,讲究阴阳生克。时辰交替,天地之气也变化,王令亦因之不断易主。据说这五鬼迷踪术到一定境界,可聚怨气,驱鬼魂,还能吸取周边灵气,形成灵眼,于修真之人多有补益”。
    “我们离开鸣泉村之时,正值午时,到这青苇丛约走了一个时辰,在这里转了这么久,约莫也是一个时辰左右,且看这日光洒下的斑影,估莫现在应是申时。”
    顿了顿,苏迈继续道:“五鬼迷踪术以天为引,鬼为界,若正午施法,此时王令应是‘人’”。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找‘人’字令旗去”,吴攸大喜道。
    二人稍做计议,遂分头向眼前的道路行去,不久即听到吴攸一声大叫:“找到了”。
    说完就见他从左侧第二条道跑了回来,苏迈闻言旋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