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忘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人情抵债
    翌日,二人早早起来,虽一夜未睡,却也精神烁烁。
    吴攸本意要帮苏迈寻找天随子的朋友,然而一则无名无姓,寻之不易,二则吴攸初逢大变,吴家对其恨之入骨,不宜抛头露面,免遭不必要的麻烦。
    二人合计还是先找个地方填饭肚子,再从长计议。
    从破庙出来,天色已然大亮。
    二人不敢走城中大道,从街头小巷游走,看看能否找到酒楼茶馆招临时伙计或有大善人施粥放饭之类的好事,然而走了半天却什么也没寻到,还被人当叫花子轰了出来。
    吴攸一脸歉意,心想在自己的地盘上,连个吃饭的活都找不到,真够丢人的。
    好在苏迈天性豁达,加之平日里对这种事情见得甚多,倒也不介意,拉着吴攸转头就走。
    二人漫无目的地在城里搜寻,不期然来到了城西百宝集。
    这百宝集顾名思义,即为出售各种灵药宝物的地方,类似于宁州城的东坊。
    虽规模较之相去甚远,但也是繁华鼎盛之地。
    只见各种商铺名号繁杂,各类奇珍异宝琳琅满目,虽多为赝品或次等灵材,但依然吸引了众多或仙或凡前往淘宝。
    苏迈对此类物品接触较少,自然无甚兴趣,而吴攸自小在城中长大,见怪不怪,小心翼翼地跟在苏迈后头。
    一路前行,二人各怀心事,顺道便走到了百宝集的尽头。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一亩方圆的广场,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各种摊贩,叫卖着各地特产、工艺品、陶瓷器件以及各种奇形怪状的古董法宝。
    望着这些黑布铺就的简陋地摊,苏迈心底涌上一股暖意。
    这些年跟随天随子卜卦算命,从来都是一杆青竹,一块青布,和几枚桐钱,且行卦之地也多是三教九流汇聚之所,和眼前景致颇为相似。
    漫无目的地穿梭其间,恍然间让他有了种时空倒转的错觉,仿佛回到了过去走江湖算卦的时光,那些摊贩看上去也多了几分亲切。
    走着走着,突然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一个小小的卦摊。
    同样的青布铜钱,同样的青竹布幡,只是上面不再是“趋吉避凶”,而是“铁嘴神算”四个大字,底下还有“铁嘴断未来,神算测吉凶,”两联小字,铁笔银钩,却自有一番气势。
    苏迈眼前一亮,隐约又看到了天随子的影子,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走到摊前,只见一个身材矮小,面容干瘦的老头自顾自地坐在摊前,那根“铁嘴神算”的竹竿就斜斜地插在他的身后。
    老头见苏迈二人过来,顿时来了精神。
    眯起双眼,望着二人道:“二位公子是要问前程还是测命数啊,我观二位印堂晦暗,眉心隐有黑气,看来二位皆是流年不利啊,最近烦心事不少吧?”
    跟在苏迈旁边的吴攸一听,顿时折服,面有钦佩之色,急急道:“老人家说得没错,我们最近确实挺烦心的”
    苏迈瞪了他一眼,道:“什么说的没错,我们俩的样子,瞎子都能看出来不顺”。
    “这位小公子说得没错,小老儿确是瞎子”老头说道,同时睁开了眼睛。
    望着他那双眼睛,二人吓了一跳,严格来说,那不算一双眼睛,只能说是两个黑漆漆的眼珠,无白色,望之令人心生恐惧。
    那眼珠就像凝固的一样,一动不动盯着他们,让人极不舒服。
    苏迈轻咳了一下,尴尬地对那老人拱手致歉道:“抱歉老丈,我不知道您眼睛不方便”。
    “呵呵,没关系,小老儿虽眼睛不好使,但心里却是敞亮的”老人微笑道。
    “老人家,您眼睛看不见,又怎么会知道我们印堂晦暗,眉有黑气呢?”吴攸喏喏地问道。
    老人眯起双眼,面无表情地说道:“小老儿算命,不用眼,用心”。
    “又是一个老骗子”苏迈心道,不过话虽如此,心里却对这老者产生了几分好感,似乎老骗子在他心中,并不是什么不好的形象。
    “苏迈,你不是说你那老头子有个朋友在青石城吗,你问问这老先生,说不定他知道呢”,吴攸突然开口对苏迈道。
    苏迈心下不以为然,天随子虽说也是走江湖算命,但细说起来,也算是游戏风尘,替人指点迷津,多少也沾点仙气。
    眼前这人形貌干瘦,眼睛还是瞎的,怎么看也不像是天随子的朋友,且算命之人多是五弊三缺,一生游荡,居无定所的,只怕他也是在这青石城短暂停留罢。
    不过好歹也算同道中人,自己现在一无头绪,问问他或许还真能知道点消息也说不定。
    主意即定,苏迈便对那老者拱手一礼,正色道:“小可有一事请教老丈。”
    “老规矩,五文钱,老夫知无不言”
    老人正了正身子,依然眯着双眼,脸上神色却倨傲了很多,仿佛只要你给钱,天下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五文钱?”
    二人面面相觑,此时此刻,别说是五文钱了,他们身上连半个铜板都没有。
    苏迈一脸苦笑,心道自己跟老头子算了十年的命,却忘了相师行有“算命不算空”的说法。
    按天随子的话说算命是窥探天机,为示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